近日,国家旅游局发布重磅消息,全国367家景区受到查处,107家景区被摘牌,其中包括55家4A级景区。这是继去年10月对山海关景区进行处罚、历史上首次取消5A级景区资质之后,在旅游景区治理上的又一次重拳出击。此外,多家知名旅游企业被点名批评,不少旅行社被立案查处。一连串的动作,有力呼应了规范旅游市场的现实需求。国家对于景区动态管理趋严,使得景区评A不再“一劳永逸”,如此也有利于倒逼景区向高质量服务水准看齐。

多地现景区摘牌

        1月3日,从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网站获悉,北京市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组织专家对2017年复核不达标的景区和延期复核景区进行二次复核结果显示,6家景区复核达标,1家景区复核不达标,2家景区延期复核。其中,3A级旅游景区“采育葡萄大世界观光采摘园”因景区安全管理规范性仍然不足,安全设施整改效果甚微,乱堆乱放现象仍未解决,综合管理水平严重不达标,相关制度建设仍未进行完善等问题,被专家评审认为该景区已经丧失基本观光属性,判定取消其3A级旅游景区等级资质。

        景区是供广大游客游览参观的,这是其最主要的功能。对景区进行等级评定,是为了便于对景区建设运营进行量化管理监督,同时也是为了更好调动景区加强建设,搞好服务,提高各方面设施条件,增加游客旅游体验的积极性。此外,景区的评级也能对游客的旅游起到导向性作用。

        近一段时间以来,景区摘牌似乎成了常态。2018年11月,在文化和旅游部官网发布的《全国旅游资源规划开发质量评定委员会公告》中指出,11家4A级景区存在景观和服务质量退化、服务设施缺失、“厕所革命”滞后、游客体验度差等问题,因此对这些景区进行摘牌处理。除了较受重视的4A级、5A级景区,一些地方景区也频频被摘牌。据了解,近年来,文化和旅游部掀起了景区“摘牌风暴”,全国范围内已涉及200多家A级旅游景区。其中,在去年12月底北京就有3家景区被摘牌。

        2018年12月26日,文化和旅游部加强对景区的动态管理,对疏于管理、服务质量和生态环境下降的A级旅游景区予以严肃处理。

动态管理趋严

为何景区摘牌变得频繁?

        实际上,2015年前,我国鲜有景区被处以直接摘牌的惩罚。2015年,山海关遭到摘牌后,5A级景区才建立起“有进有出”的循环,而橘子洲景区2016年被摘牌则被业内解读为“5A级景区动态化管理和退出机制正式建立”。

        今年8月起,四川旅游景区刮起了严厉的“整肃风”。8月至11月底,四川旅游标准评定委员会组织A级景区评定员和监督员对全省4A级旅游景区进行了两批次的暗访检查。暗访依照《旅游景区质量等级的划分与评定》国家标准,对景区的旅游安全、旅游厕所、设施设备、服务管理、环境卫生、智慧旅游、资源保护、门票管理、旅游购物等方面进行核查、打分和取证。“十一”黄金周刚过不久,省标评委就公布了对全省5A级及部分4A级旅游景区共计17家景区的暗访检查结果,其中被游客广为熟悉的宜宾市蜀南竹海景区、乐山市嘉阳·桫椤湖景区、广安市邻水县天意谷景区不达标,吃到“黄牌警告”,限期3个月整改。而在第二批的暗访中,遂宁市中国红海生态旅游景区、阿坝州茂县羌乡古寨旅游景区两家4A级景区,广元市鹿亭温泉旅游景区、广元市大朝驿站旅游景区、成都市都江堰九鼎村、乐山市西农精品农博园、遂宁市橙·花人家5家2A级景区更是被“红牌罚下场”。

        未来将对现有5A级景区进行动态管理,在总量控制的前提下,吸收符合相关条件的景区加入。对已加入的5A级景区,平时实施常态化的明察暗访,发现不符合条件的,将摘掉5A级景区牌子。

        政府更应该注重对旅游市场秩序、景点景区公共服务设施的管理,加强对景区旅游质量的监测,建立多管齐下的旅游秩序整治模式,鼓励健康的旅游市场竞争。例如,A级景区应由消费市场、行业组织、专业大众媒体、旅游智库数据等第三方来评定,不应该单方面由行政机构认定、批准景区质量等级标志。否则很容易出现景区景点A级评定后保“终身”的情况,如果不出较大问题,景区这个A级帽子就会永远戴下去的情况。

        过去一些地方政府为了对外反映当地旅游业发展好,吸引更多游客提高经济效益,提升政绩表现,因此在旅游景区评级方面还存在把控不严,致使一些地方A级景区快速增量。问题曝光后,政府也急需通过政策收严、景区摘牌等办法“踩刹车”。

倒逼景区向质量看齐

        近年来,随着旅游市场的快速壮大,旅游乱象也开始大规模出现,尤其是在一些旅游热点地区,几乎每逢假期都会出现旅行社、景区、酒店、商场等企业欺客宰客现象。其中,景区门票定价高、上涨快,饱受游客诟病。不少景区凭借自身的等级,动辄上调门票价格,每升一次级,就大涨一番。国内景区评级的初衷,本是提升其服务质量和管理水平,但部分景区把评级当作门票涨价的借口,“含金量”和服务水平却没有相应上升,这显然事与愿违。

        此前,景区的星级帽子只戴不摘,使得一些地方申报星级景区变成了静态的“一锤子买卖”,取得资质后“高枕无忧”,“重申报、轻维护”,结果是“星级景区的价格却无星级服务”饱受民众诟病。而景区动态管理趋严后,则有利于倒闭景区向质量看齐。

        2018年11月,根据文化和旅游部更新的国家5A级旅游景区名录显示,2015年被撤销5A级景区资质的山海关景区悄然重回名录,而这家景区也曾是我国首个被摘牌的5A级景区。此外,此前被摘牌的5A级景区橘子洲也恢复了“身份”,恢复“身份”后的橘子洲在景区标识、环境上都焕然一新。

        “国家A级旅游景区”标志牌是一项衡量景区质量的重要标志。在过去几年中,3A级、2A级、1A级旅游景区主要由各省级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负责评定;4A级旅游景区由省级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推荐,全国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组织评定。4A级旅游景区一年以上方可申报5A级旅游景区。

        各地方政府应该自觉严抓景区服务质量,有效增加景区服务供给,在景区发展上做好规划与标准、利用与保护、创建与品牌、营销与市场、监督与退出、改革与保障等方面,加快推进精品景区体系建设,不断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旅游消费需求。

        不可否认,在现实生活中,景区有运营的难处,管理部门有监管的盲点。金色的“A”字招牌怎样有效使用?扶持资金如何妥善到位?旅游消费如何适度开发?人文关怀怎么合适表达?要解答好这些问题,一个完善的旅游市场必不可少、一种和谐的旅游文化不可或缺、一套严格的监管体系至关重要。景区摘牌,并不会一劳永逸消除旅游乱象,但昭示出的景区资质准入和退出机制、着力旅游供给侧的整治方向、关注旅行全程的监管张力,无疑将为旅游市场下一步的规范发展开启新的篇章。

        旅游景区A级评定,是如今国内衡量各景区软硬件发展水平的最权威标准,是旅游景区综合实力的品牌标志,是景区旅游环境和发展质量的整体提升。旅游景区创A是进一步加快提升旅游形象品位,增强旅游产品竞争实力的必要途径。

        然而多个A级景区在商业利益的驱动下过度开发,追求短期效益,忽视景区原本的核心文化价值,还有部分景区存在商业运作与行政管理无法分清权界而造成的某些领域不作为或某些领域又作为过度的问题。事实上,全国所有景区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但只要把握好尺度,也不是大问题。

        在国民出游越来越常见、游客对旅游乱象越来越不能容忍的时代背景中,景区摘牌现象愈发增多,其中安全隐患严重、景区环境卫生差、服务功能严重退化、景区管理不规范等都成为了“促使”景区摘牌的利器。

        对景区来说,创牌不易,护牌更难。捧回牌子后,不能只顾拿着5A级金字招牌当“摇钱树”,而应以品质的保证兑现5A级的承诺。此次监管部门重拳出击,既是宣示决心,也是表达立场,一定程度上显示出国家旅游局对A级旅游景区实行动态化管理和建立退出机制的决心,真正让5A级旅游景区有了危机感。

        5A级景区从来不是“终身制”,让降级甚至摘牌成为常态,通过这样严厉的处罚,把这些景区推到风口浪尖上,能更快速、更有效地督促景区进行整改,还每一位旅游者更良好的旅游体验。